当前位置:  北京搬家协会网 > 北京搬家公司资讯 >
北京搬家公司资讯

搬家记(上)

2020-04-05

武汉留学生伦敦隔离日记322日)

 

 

昨天早上十点半,我把新鲜出炉的蔬菜挤上酱汁拌匀撒上葱花,米饭从旧保鲜盒里盛到干净的白瓷碗里热一分半钟——这一周太累了,我想犒劳一下自己

刚坐下,一个陌生的清洁大叔冲进来说要消毒,让我马上离开厨房。我有点生气平时那个熟悉的清洁阿姨总是不打扰我们,轻轻地把周围打扫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无奈地把食物像玩杂耍一样拿到房间,边吃边看邮件。突然,我看到一条爆炸性的消息:

我们宿舍要被NHS(国家医疗组织)医护人员紧急征用这周之内Wilson所有人都要搬去Princes Gardens另一个学生宿舍)

 

一口饭顿时卡在喉咙口,桌上的碗碟都没有意志力收拾,想那个大叔的态度,可能是因为我们两天后就没有资格住在这里了吧。

两天前,我刚花了一个晚上把冰箱整理了一遍,把所有食物掏出来按照保质期分了四栏,还把冰箱内壁的油渍、冰碴子和霉菌洗了一遍。房间也整得干净舒适。我准备在这里度过几个月隔离生活,洗护用品和食物在疫情结束时差不多正好消耗完,搬到出租公寓和大二生活无缝对接(别问我怎么知道疫情啥时候结束,我是武汉人)

 墙角一只小蜘蛛织好了一张崭新的网,阳光所到处,每一根光滑严谨的丝折射出各种颜色几个小时后下大雨了……好了我不想继续小蜘蛛的故事了,其实我非常慌张,脑子空了,不知道自己这时候到底该先干啥

 

 

邮件挺长的,但仔细看会发现许多细节没有说,比如是否有人和交通工具帮我们搬运有没有制定详细的住宿安排,已经走了的同学东西到底由谁来收拾、如何安置……看了半天反正我们就明白了一件事:所有人必须尽快搬到PG赶紧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吧! 

 

 搬家的消息一出来,学生群里炸锅了

 

  群里中国高年级宿管出面平复大家的恐慌,其实自己也慌得一匹

 

 

 有人还有没完成的课业,隔着屏幕都觉得辛酸。

 

所有人都是一脸懵逼,邮件里没说具体哪天多少人按什么组织有谁来打包有谁帮我们搬运。有的人飞走了,有的回英国本地的家了,但是锅碗瓢盆和食物还在这里,就像ta晚上还会回来再煮碗面一样。

虽然厨房是公用的,但是大家平时都自觉地不去使用别人的东西,所以每种食材各自买了一份,也都规划好了自己放暑假前能吃多少,但是现在——厨房里渐渐多出了七袋没用完的面粉,每袋只用了至多一半;还有各种西式佐料,每人至少十瓶起步,现在在台面上成了十分壮观的方阵。

以往,菜已经下锅,紧急召唤大蒜却总也找不到,结果现在我在各个角落里到了好多小瓣和已经长了尺把长的苗。

这时候大家开始“谦让”了:你要不要酱油你帮我养植物可以吗?……被问话的人也是一脸苦恼:我还正准备问你呢,你看我的醋和酱比你的还多呢。花期和收获期我都是按五六月算的,这下好,我要批发盆栽了;品相不错,不过白送都没人要。

 我的菜,每天疲惫沮丧时的避风港(土豆开紫色的小花真好看),期待着五月考完试能吃上几顿(土豆除外),但现在我却要想着如何无痛告别。

 

本来以为兰花和parsley是最脆弱的但它们一次次给了我惊喜,缓慢而稳健地活到最后,是我学习的榜样。而它们现在这么无助,像顺水漂下的弃儿,不知道未来在哪里。我不知道要把这个纸袋子给谁,更不知道要把自己和房间里东西什么时候放在哪里。 

 

 

 周五,学校工作人员来帮没来得及清房间的同学打包托运了。他们的东西被工作人员装进一些大纸箱,装箱的人果然并没有所谓的“小心包好”。一些已经回家的同学慌忙委托留守人员帮他们看顾行李,大家都乱成一团糟。

 

 

学校派来帮助搬家的工作人员怼开了每一道防火门,走廊第一次变得这么短。

 

 

 工作人员开心地聊着天,没有人戴口罩

 

听着楼上楼下叮叮咣咣噼里啪啦地跑着人我心想:坏了,这下子所有走廊和外界联通,回来清理的同学也多了(担心工作人员把自己的东西怼坏了),谁知道被传染的几率会不会更大?别忘了,我们跟着学校折腾了这么多目的是想要预防病毒感染啊!好消息是,所有人的东西都会被免费寄存到十月开学,这时还宿舍的人(比如我)还能自由支配打包。

这时我妈通知我买好了四月初回国的机票(武汉那个时候应该已经解封了吧)。反正到时候总是要打包行李的,我想。

我深呼吸一口:平时半平米桌面都能将乱就乱一个星期的我开始收拾整个四十二立方米的房间了。

我把东西从这里拿到那里,又从那里拿到这里,连刷空间刷微信公众号的时间都没有,一整天都呆在房间的我微信步数居然第一

我已经计算好了——保质期在今年十月之前的食物打算这两周吃完,其他生活用品打算六个月后再见,旅行套装放在回国的箱子里准备客居下一个学生宿舍。我还带上了方便配合烤缸使用的一次性用品,打算住到下一个学生宿舍后如果到处人满为患话,我就每天一次性把两顿的菜烤好。本来以为完成打包任务看上去不可能了,随着我归类方式的不断变化,有很多包好的东西重新移动。

我记得有一位网友曾说过“我收房间的方式,就是从一个角落开始,然后拿出一个多年的物件,怀旧数小时

收拾房间简直就是一个怀旧触发器,手机大声放着音乐,我开始控制不住地想自己暑假在万松园西北湖循礼门江滩武胜路月湖桥琴台大剧院漫无目的又略显烦躁地瞎逛。那个时候我自然醒得很早,时间很温顺充盈,坐在桌子跟前时间就是我的,不会突然被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打断……

我上学期收集的一大堆信息量巨大的秋招、春招、社团传单,当初的宏伟计划和被遗弃多时的日程折射出一个无聊的高中生需要一点前所未有的事情变得快乐一些,但是在大学生活最初的三周之后,我真正地发现了大人的生活和学生生活的本质不同我现在正在越来越快地向着一个忙碌的大人生活靠近。

收拾房间时我找到了一张有去无回的往返套票(之一),本来预订在3月23日的回程在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取消了航班。现在这个日期的票已经被卖到了天价,而且根本没有直达武汉的航班了。

 

      我扔了几斤保存完好的传单和报纸,留下了艺术馆和古书集会的宣传书。有个同学特别喜欢在做数学的时候吃一桶黄油小酥,学期结束的时候他房间里的桶已经堆到了天花板但很遗憾的是,基于现实,他没能把它们留作纪念——我们都是“理智”的大人了。另一个同学走之前向我展示了床底下一个50*80*20置物柜满了各种会议的免费薯片和饼干——真实展示了积沙成塔效应和学费回扣的力度。我和朋友去过伦敦很多地方,收藏了各式各样的石头和书籍……有个朋友温馨提醒:买书一时爽,搬家火葬场,现在它们果然成了我沉甸甸的包袱

 

 

经历整整36小时,终于把我的家当分门别类装好了。

 

 

   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大件小件收拾清楚,我们本以为今天就可以搬到另一个宿舍去过夜,没想到却被告知:学校的工作人员需要双休,今天不搬了,周一再说。

这下惨了,像我一样,大家把几乎所有的东西全部打包包括内裤和袜子,还得在wilson再过一个双休?我们并没有在外面留足两天的生活物资呀!

 

同学们纷纷抱怨搬家的工人在这关键时刻还双休。

 

 

最终我们接受了这个不幸的事实,所以现在我还得把装进真空压缩的被子取出来盖上,再倒数第二次用热水袋(到了新宿舍我或许可以有充足暖气了吼吼),也不用戴防护去方便了(听说新宿舍每个单间都有独立卫浴!)。

打包虽然折腾又辛苦,但是对美好生活的本能渴望,以及对PG独立卫浴和暖气的向往,让我即使忙碌到凌晨四点半也毫无怨言

太阳就要出来了,留守英国的同们早安中国的朋友们下午好希望飞行顺利,在隔离酒店一切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