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北京搬家协会网 > 北京搬家 >
北京搬家

小马过河,老马搬家

2019-04-25

搬家属于劳力者,马师傅说这不应该是他干的活。快60的老马要干什么嘞?“你傻呀?不是说路遥知马力吗?我这是马干活,出牛力。”马师傅是幽默也是自嘲。

马师傅是陕西安康那里的。他本不想到靖江,因为女儿女婿在靖江打工,为了帮衬小辈,卷了被头铺盖也到了靖江。“现在是儿子天下第一。”大山里的人有大山的胸怀。“啊呀,不干活就成了晚辈们的累赘。”大山里的人心里也有小疙瘩。

看街头什么样的活计门槛低?做烧饼油条。于是,他天天到一家早餐店看师傅怎么个做法。天天去,不买怕人家起疑心,间或也买两个,反正当中饭也不错。看了几天,估计差不多了,回去试做,那大饼做得比他的老脸还难看。真是看人干活不腰疼。做烧饼也是个技术活。不谈。

 

 

拉三轮,没执照,又没电瓶,拉个人,累死累活,还要应酬着和坐车的人聊天,遇到居高临下的,气不顺,想用高亢的秦腔怼回去,想想算了,有时呼一口气,冒出两口气来。不玩。

有一次,老马看到一个三轮车拖了一车的家具从他身旁驾驶过。驾驶员还边骑边哼小调。老马顿时觉得这个好。家具服服帖帖的,不会狗眼看人低。寻思着帮人搬家。

老马不是个鲁莽的人,他依然跟人学做烧饼一样,凑到人家跟前学门道。平板三轮,梯形的马扎、棉绳、棉毯子。还有力气、小心、诚实。这些在老马身上,有的与生俱来,有的是要花钱购买。三轮要买,棉绳要买,梯形的马扎就不烦劳人了,老马到一个拆迁工地,帮人干干活,不要报酬,就拿几根椽子,回来用长钉子一敲,成了。

开头的几天,老马悻悻地跟在搬家的人后面,瞧见面善的,咬住不放,弄得人家不自在,处处提防着,怕他抢生意。老马也不隐瞒:“我就是个混口饭吃的,如果有人请你,只一车货,就算你的,我帮你做对手。如果是两车货,分一车给我。”话说到这份上,到也不好拒绝。老马就算融入到搬家这个行列了。

早先也不知道是真事还是段子,说搬家的人半路上一个忽闪,将人家的东西拐跑了。所以,在这一行里,充满着不信任。雇主除了交代小心轻放外,还有120个不放心。有时跟在后面押车,生怕有点什么笑话。

老马想了个办法,将自己的身份证、电话号码都印到一张纸片上,一有雇主,就将它递上,意思是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一个搬家的苦力想到安人,令人刮目相看。

 

那纸片其实就是名片,三天两头有人打电话来,生意自然红火起来。现在是其他人要傍老马。

一次帮一户人家搬家,一些小零细碎的东西没办法捆扎,就放在老马自带的木箱里。到地方后卸了大东西,忘了小东西。过了好几天,老马开箱拿修理工具的时候,猛然发现还有这些东西没有给人家。脸腾地就红了。那个难为情呀。凭着记忆,老马将这些东西送到了人家。人家挺感谢的,人家说也找了和他一起的几个搬运工问了,他们都说不知道。谢也谢了,疑惑也疑惑了,老马记得住那眼神。

怎么一下子就对搬家这行有了心理障碍,总觉得自己像个小偷。猫在家里几天,老马觉得不适合干这一行了。用链条将三轮车锁了起来。也不是不骑,也不是骑。偶尔到一些装潢工地上看看,如果需要,帮人家运运建筑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