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北京搬家协会网 > 北京搬家 >
北京搬家

搬迁!

2019-06-24

终于到了滩区居民搬迁的日子了。

 

天刚蒙蒙亮,地处黄河滩区的河弯村村委会的广播就开始响起来:“乡亲们请注意,今天开始往社区搬迁了,大家抓紧收拾财物,拣重要物件先处理好!……人和车太多,一切要听镇里的包村干部指挥!

 

一早起来买西瓜的河波娘听到这段广播一下就怔在了家门口,思绪回到了二十多年前,那年秋初,黄河发大水,县抗洪抢险指挥部通报,河水已经冲垮了上游的防波堤,正在顺堤行洪,洪水当夜极有可能把河弯村包围起来,应立即组织村民撤到外围的黄河大堤上避险。时任河弯村村长的河波爹就连夜在广播里反复警示村民:“老少爷儿们,黄河发大水啦!大家赶快带上您家最值钱的东西撤到大堤上吧!……”河波娘一边听着丈夫的广播一边紧张地收拾紧要东西,她切好一个西瓜,想等丈夫从村委会回来吃完西瓜就一起撤离。村里各条街道人车如潮,人们纷纷向大堤方向撤离。河波娘坐卧不安地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丈夫回来,后来也听不到广播了,只好先带着孩子们和河波的奶奶随着人流撤到了大堤上。第二天,河波娘才从前来慰问的乡干部口中得知:河波爹昨天晚上广播完与乡村干部一道在村口防波堤上察看水情时滑落进湍急的洪水中失踪了。后来,乡里县里给河波爹追认了烈士,还在河波爹坠河的地方开了追悼会。

        

今天该搬迁了,河波娘叫回在外地做生意的儿子河波一家人和女儿河清一家人,要他们帮着把家具搬到黄河大堤外边的迁建社区里,大家都忙着在老宅里收拾东西。收拾完之后,河波提议全家人在老宅门前照张合影照留作纪念,可是却不见了娘的影子,一家人急火火地到处寻找,后来从邻居口中得知:河波娘在村口防波堤上坐着——那是当年河波爹落水的地方。全家人来到村口,站在河波娘身后,看着她把切成小块的西瓜一块一块丢进河里,听着她一遍一遍地念叨着:“河波他爹,咱家要搬迁了,去社区住新楼房哩!咱再也不用担心发大水了!你回来吧,跟我一起去社区吧!……”河水缓缓地流淌,烈日下的树叶泛着绿光,几声稀疏的蝉声过后,一片静默。

 

照完合影照,拉家具的拖拉机准备启动了,河波娘却坚持着要把一张破旧的小床卸下来留在老屋里,床头摆上河波爹的照片,床上还铺好苇席、褥子和一条薄被子。

 

河波家的新居在迁建社区里的一栋多层楼上,面积124平方米,三室两厅,双厨双卫,水电气全接入户,中央空调送风口通到各个居室,楼宇配有电梯,楼下还有储物间,社区内道路宽阔、绿植成荫,俨然就是城市里的中档小区标准。大家都在忙着布置新居,河波娘推着婴儿车里的重孙子在社区里走走看看,时不时与一同搬迁来的老邻居们打声招呼,她已经打心眼里喜欢上这个社区了,她正在熟悉新街道,想着住进来以后,自己每天从哪里过离超市和菜市场最近,走哪条路去棋牌室最顺利,还要记清哪几座楼上住的老邻居最多,将来好串门儿拉家常。

 

河波家一大家子人的中午饭在社区一家酒店里包桌,河波趁着吃饭时间跟家人们说,天太热,下午就请社区的电工把娘的房间里的空调送风口开启,这样,娘就可以安稳地在新居度过第一夜了。

 

        没想到,一向脾气随和的河波娘听了竟然不同意,吃完午饭就急着要孙子开车送自己回老宅住,女儿河清发动全家人也劝阻不了,河波只好亲自开车带着娘又回到村子里的老宅。

 

       傍晚时分,已经断了电的老宅里蚊子很多,河波一边给娘扇着蒲扇一边试着再劝娘去社区新房里住。河波娘慈爱地看着儿子说:“河波呀,你一会儿就回新房住吧,娘今儿个不去!这是有讲究的:新房头一夜,你一家人能住,娘不能住!你一家和和美美的,能旺宅!娘却不中,没了你爹,娘就是个未亡人,今儿个娘还得在这老屋里再住一夜,一来是要避避晦气;这二来呢得等等你爹,他去河里了,走得太远,白天不见得能回来看到咱家搬迁,夜里你爹兴许就知道了!明儿个一早,我就抱着你爹的照片再去村口防波堤那儿叫叫他,说不定你爹就能跟我一道去社区住新房了呢!

       河波只得听娘的话,依依不舍地开车回社区新房里去住了,河波娘静静地躺在老屋的小床上睡了。

 

        搬迁完的旧村,没有了人车、没有了灯火,没有了鸡犬,只有一片宁静的夜幕……